2012-12-30

「歷史應該是個借鏡,不該是個裝滿仇恨與對立的包袱。」




那些走過的事,往往都不是發生在我們這一代,無論過去有多麼大的仇恨,也與這一代無關。那些分類與流源,只是告訴我們本來的地方在哪裡,不應該被利用來造成對立、造成傷害、和造成彼此仇恨的心。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何苦一定要為難在地球上的所有新時代的人們呢?

就讓故事是故事、歷史是歷史,它們該做為我們的借鏡,而不該成為我們裝滿仇恨與對立的包袱。

2012-12-28

「再怎麼努力抹去,歲月總是比你快上一步,偷走了許多原本想留住的、更多的青春。」




停下食指與姆指捏著的筆,擲向桌上一個空角落。雙手抱在後腦,往後就著麼躺在椅背上。

雙眼瞪著空氣,毫無對準焦的欲望,在那眼前模糊的畫面下,搬演著若有似無的人生流變。

是的,那是讓人不想承認的、已經累積有了點厚度的日子,經過了那麼多的酸甜苦辣,經過了那麼多的風霜,經過了那麼多的嘴角上揚,經過了那麼多的聚散....

再怎麼努力抹去,歲月總是比你快上一步,偷走了許多原本想留住的、更多的青春。

坐起身,三根指頭夾起方才被扔在角落的筆桿,轉方了幾下,又開始練習著放輕筆尖壓在紙面上的用力,寫下一個又一個的字符,成詞、成句、成篇。

張大的嘴吞進了大口大口的空氣,這哈欠敲響了腦袋醒轉的下班鐘。是該放掉直立生活時刻的當下,與地表平行,準備演出和自己人生垂直交錯的絕妙好戲,那齣永遠記不起來的戲。

2012-12-27

「情緒是種複雜的能量起伏......」

「人生就是不斷地戰鬥,不是敗給別人、就是敗給自己。」




和朋友在捷運上的對話

友:「人生就是不斷地戰鬥。」
我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不是敗給別人、就是敗給自己。」

敗給別人還有重新追趕的理由,敗給了自己,連爬起身來都得要有千倍、萬倍的勇氣與毅力。

「真想像個孩子般,投入一個能夠完全包容的溫暖懷抱裡。」

「時間不夠用,總覺得是自己能力不足所造成的。」





慶幸我還擁有許多的好朋友,會問問彼此近況與交換情報,讓我從他們那裡得到實值的協助與心靈的救贖。

因為感到不足,所以會一直戰戰兢兢地學習新知與精進技能,應該會被認為是個最傻的傻子吧?


2012-12-22

「要讓熄滅的熱情再度點燃,難上加難。要怪別人熱情沒了嗎?那為什麼要輕易地就去澆熄別人的熱情後再來覺得可惜?」

「疲憊,會讓人不由自主地迷惘,一時找不到人生的出口。」



這是一種可怕的狀態.............

「唯一能刺激經濟復甦的,只有消費、再消費。」



「經濟流通」最重要的兩個字在後面的「流通」,在人們將所有價值轉價到一個抽象的概念「金錢」上時,就很難直接瞭解為什麼不流通就沒有經濟的好光景。

不流通, 在市場上自由金錢會慢慢地換到每個人的手上,當有人大量屯積不釋出時,市場裡的自由金錢就會越來越少,能夠均分到每個人手上的數字也就越來越少,讓人們越不敢花費金錢,而更造成了市場上自由金錢數量越來越少,若是不斷地循環下去,會產生惡性循環,造成消費緊縮的現象。「人人都不想消費。」


想打破這樣的循環,應該鼓勵人們多消費,甚至需要請求資源較多、收入較穩定人們做為先鋒,讓市場上自由金錢的數量增多,不斷流通、再分配。這樣才會出現「有感」的正向循環。

2012-12-18

「大刀闊斧的目的就是斬斷原本已經僵化的結構,沒有適度的破壞,無法重啟新建設。」



現代人們往往忘了許多傳統與規範的由來,於是在修正一些法令與規則時,總是在枝微末節之處著墨甚深。孰不知應該從最源頭的觀念上做修正,甚至要有面對整個體制需要大幅度改動的勇氣。

西方諺語「 Rome was not built in a day.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暗指所有事物都不是短期間就能發展、建造完成,當然要重新架構時,也不可能在原本的結構上不斷地疊床架屋,而需要經由適當的拆除與破壞,才有辦法築起全新的概念與規模。


2012-12-17

「庶民要的是實用的藝術,而非華而不實的彩色幻影。文創產業重點在產業,而不是一大堆表象化的圖騰與符號。」



「文化創意產業」,是中華民國文化部的主要軸線政策。可惜鮮少人瞭解,裡面的分類之所以會包山包海的原因,就是規劃的人根本就是把全世界「創意產業」、「版權產業」的列表全部整理、整理,然後列出所謂的「15加1」。

台灣現下的產業概況,壓根有好多方向並未成為一個產業聚落,甚至還沒開始發展到可以成為完整產業鏈的地步。治國與法律,不是向研究學術那樣,只要把表列一列就完成了!而是得依據真實社會的變遷與發展,提出契合度較高的分類與政策啊!

2012-12-16

「無知不可恥,可恥的是發現了自己的無知而不求知。」



讓人惱怒的不是不知道,而是那種不知道是理所當然的惡劣態度。

「除了熬夜讓我理性崩潰之外,現在才有點學會讓感性漫過理性,才開始打開心房,傾聽所有感性的聲音,觀看所有感性的影像,體會那種心房被揪緊與放開的各種情感。」



我失戀了會做文章,我在半夜寫歌,我在熬夜的過程裡變出許多自己都不相信的影像、聲音與文字創作。

我慢慢地才學會感性是怎麼一回事,在一個強迫自己得完全理性的成長過程當中,我似乎讓感性這兩個字壓抑許久。

這幾年緩慢地學習,向一些十分感性的朋友學習,要放開自己的理性這件事還蠻難的。不過開始能讓感性慢慢地淹過理性的那道牆,讓許多以前無法感染我的感性因素,一個又一個感動心房。

2012-12-15

「臺灣三大牛墟不再以牛隻交易為中心,從其中的業態轉變可以見證臺灣的庶民文化的流變。」



目前還再集市的三大牛墟:北港、善化、鹽水。

從農業時代的耕牛交易、以物易物開始,慢慢聚集成為所有生活用品的交易集散地。

現在大多已經見不著牛隻交易,內容從理髮、磨刀、修傘…等生活服務,到鍋碗瓢盆、生活電器…等,不只有新品、也有二手貨,服務與商品包羅萬象。

喜歡體驗有別於城市血拼感覺的朋友,推薦一定去上那麼一趟。

「你知道嗎? 那是一種感覺,那種言語無法說明的感覺。 感覺對上了,其他什麼條件和因素都不重要了。」



有時候感覺到位了,其他事情也就變得理所當然。

有時候感覺不見了,很多再簡單的事情也變得難以看透、窒礙難行。

「理性與感性總得彼此取得某部份的妥協與平衡。」

2012-12-12

「構圖是一種用人生歷練來觀看世界的方式,只有不斷地將眼界內化,才有辦法靈活運用。」



許多學習攝影的朋友都覺得「構圖」很重要,但我覺得比「構圖」更重要的是「觀看」。

在將畫面截取下來之前,若能多想想,我那些在講堂上說明的廣義構圖與狹義構圖,很快地就能被發現,其實那就是個人觀看世界的方式,那可以經由看過別人作品,或者人生有所體會而增加深度。


2012-12-11

「凡事只要一直做、不斷試,就會有熟悉和專精的一天。」




大學時,很久不見的高中同學臨時約我,拉我去被他們的直銷體系洗腦,他們一進門寒喧完後,就會問你想要的是什麼。那時候我對主事者說:「我想學的是口才。」,我後來沒有走那條路,但我這句話不是說假的。

我把握每一次演講和說明的機會,在人後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練習著自己的「救命三招」,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然後經過人前的各種上台磨練和台下每個朋友們的協助和反饋,讓我現在才有這能力站在每一次的台上急智應對。

這也難怪越來越沒什麼人相信我小時候真的是內向又害羞的自閉小孩,除非從小就認識我的同學們。

2012-12-06

「勿製造單純對立,要不打不相識,要共同面對未來所要面對的直接問題。」




無論哪一方都只是把自己有利的部份拿出來,如果還不能認清這個事實,只因為身份和情感上的認同,就跳出來相挺。那麼真象永遠不會浮現,更而會發生的就是一再的模糊焦點。

讓主要議題會到主要議題的場上,我要再次強調,有激情的標語與詞句,背後真的需要有長遠並理性的論述。

過去的前輩在風雨飄搖的時代,不斷衝撞;到了我們這個年代,就我自己的經驗,頂多是被警察逮捕進警局聊聊,確認沒有危險就將我們請出來。現場被警察推擠的時候,我們當然會喊警察推人,在這個年代,用不暴力的方式表達意見,警方也不會以暴力的方式相待。他們也是身在這個職業不得不出勤,沒有人願意造成不理性的傷害,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的,沒有什麼不同。

我必需承認,當我們在街頭上舉牌吶喊,當我們頭上綁著頭巾,當我們第一線和警察面對面的時候。那種自然而發的激情,會讓講話大聲,會讓動作變大,但我們不希望也不會和警方彼此傷害。每個場合都有一條無形的線,

我們跨過那道線時,就會被警察朋友抬出來或抬到警車上送到最近的派出所聊聊天。

我們現在不用面對槍砲、不用面對坦克、更不用面對可怕的官越大我越怕那種已經不存在的恐佈。當我們可以在路邊笑著馬總統是bombler的同時,我們已經少了許多必需的衝撞,少了許多該害怕被關進黑牢的實況。

也就因為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世道下,在體制外的抗議與表達時,我們要更為理性、對自己的訴求與論述更為認真。千萬別要流於單純對抗、單純反對、不願溝通的窘境。

政府的體制還是很糟、很糜爛,我們可以從體制外抗議表達聲音,我們現在更有機會可以從體制內去改變這個現況。

如果看不下去,請不要再用單純反對的方式,我們可不可以想辦法提出可行的方案,然後說服身旁的人支持,說服當權者接受呢?當然,先有可行方案,後面的說服是街頭、是在桌上、是在國會殿堂裡,那就要視情況來選擇了。

「如果看不下去,請不要再用單純反對的方式,我們可不可以想辦法提出可行的方案,然後說服身旁的人支持,說服當權者接受呢?當然,先有可行方案,後面的說服是街頭、是在桌上、是在國會殿堂裡,那就要視情況來選擇了。」



請誠實一點,我不喜歡旺旺吃蘋果的事實,但我得面對媒體本來就是巨獸,在一切都還沒發生之前,事實就是如此了。

媒體自己不要在那裡拿市佔率這種欺世盜名的百分比來欺騙社會,巨獸從老三台發展到現在,哪一隻不巨大的?多大多數的人們,哪一個人的「新聞」訊息不是從這些平面、電視、廣播、網路合一的媒體裡取得的?正因為這些巨獸們各各有自己立場,都不中立,所以要拼出全貌,若非當事人各陳,是很難拼湊事實全貌的。

「人們只看自己願意看的資訊來源,然後開始彼此誤解、互相漫罵。」,你覺得媒體巨獸可怕嗎?更可怕的是我們讓自己喜愛的資訊來源,成為100%的訊息接收處。這比市佔率還可怕吧?

我眼睜睜看著許多有才華、有能力的知識份子被自己喜愛的媒體內容的片面報導給混淆,然後開始仇視「看似」站在不同立場的對方,就算網路上面的訊息與影片,光看標題的偏頗就該停下來想想了,不是長度比較長就百分百是事實。凡事總有個來龍去脈,我們不

是當事者,在更瞭解全貌之前,很怕「斷言」這件事。

我看見了主議題一直被踩在支持者的腳下,我看見了明明就是同一陣線的人們互相攻防,只為了「媒體」與「網路」不同程度的片面資訊

我所收集的資訊一定不完整,但會盡力正反並呈,我也有自己情感上的立場,但我知道光情感上的立場是沒有立論基礎的。

我知道主議題就在那裡,但我看見大家被自己想反對的媒體與自己認為較中立的網路訊息牽著鼻子走,從反對旺旺吃蘋果生出個反媒體巨獸,一直進展到現在論述開始變質為反媒體水平與垂直整合。

在我看來本來就該反媒體「壟斷」,這些媒體本來就在彼此合作與互相攻詰,這也就是最開始我只說了「該自己有能力判別新聞內容的真實性」。媒體巨大不是近十年的事,但就是因為媒體的巨大的影響力,我們才應該要求「新聞中立」與「不要偏頗」。

可惜,人們還是愛看聳動的字眼當標題,媒體下個正標、寫個反標,支持與反對的就會拿這些字句出來大眼瞪小眼。人們激情後累了,媒體操作的人們獲得閱聽量大增,最後還是這些媒體計謀得逞。

該「反媒體巨獸」無庸置疑。但再更深點思考,不要媒體巨獸,那我們要什麼?或者再靜下來想想,媒體巨獸早已形成,我們該如何要求與制衡?

最後還是以這句話結尾:「如果看不下去,請不要再用單純反對的方式,我們可不可以想辦法提出可行的方案,然後說服身旁的人支持,說服當權者接受呢?當然,先有可行方案,後面的說服是街頭、是在桌上、是在國會殿堂裡,那就要視情況來選擇了。」

2012-12-04

「在咒罵媒體、政黨、國家、和用食指舉起來就能指的對象之前,請先從自己做起。」- #米語錄




這些群體是由無數個我組成的,連「我」都做不到了,那我們還想要求「我們」能做啥?「我們」都做不好了,還可以罵「他們」、對「他們」下指導棋嗎?

「國之興亡,匹夫有責。」,哪朝亡國了,不會是「他們」的責任。

我最近覺得我怎麼開始在活著民國初年的那些日子?

「沒有目標的領導,只會帶著自己的部隊在原地繞圈,然後彼此咒罵中了敵人的巫術。」- #米語錄




給人民
它奶奶的敢衝撞體制又想要體制保護!
這是個什麼邏輯顛倒的世界呀?

給政府
它奶奶的敢喊改革就要做啊!斷了手、斷了腳之後,只要還能接回去就有機會再使用。
但重點不在恢復了以後,而是手腳好了以後要幹些什麼,要往哪個方向去啊!

我已經講了十年教育失敗.....看來還會再失敗下去了。

「感性上的認同只是開始,理性上的認同才能有效擴大合理性,進而說服沒有定見的人們。」- #米語錄





「文字與語言,是人類共通認同的畫符與聲符,用來做為抽象溝通的工具。」- #米語錄




覺得很難理解人們,我舉兩個常見的詞語。

「開心」與「關心」

以「開心」為出發點來思考「關心」,難道「關心」是「開心」的反義詞「不開心」嗎?

以「關心」為出發點來思考「開心」,難道「開心」是「關心」的反義詞「不關心」嗎?



都不是,這兩個詞本身就擁有極為抽象的詞性,而這種約定俗成的抽象觀念,在人類成長生活的過程當中,用真實生活裡具象的所有互動與行為來感受,才有辦法瞭解這兩個詞其中的奧妙。

就「開」、「關」與「心」這三個字,拆開來的原字意原本就沒有組合起來的那些引伸概念,一但組合起來,竟然又代表了另外一個層面的意義。

語言,沒有用生活去體會,還蠻難學習起來的。也難怪我們普遍外文程度很難提升,因為在我們的生活裡,根本沒有多少機會學習到那些字眼組合起來後的抽象概念,與能夠成為轉化來源的生活對應。

2012-12-02

「走得太快,很容易會沒有夥伴跟上。」- #米語錄




總得適時回頭望望,看看哪些重要夥伴腳程比較慢的,等待的同時,還可以看看週圍的狀況,和那夥伴未來的速度是否跟得上,一舉數得

2012-11-20

「散落各地的叫做資料;讓我們找到那些散落的片段資料叫資訊;資訊消化整理後經過各種模式展現出來的才叫內容。不是搞一票資訊轉來轉去、賣賣廣告,這樣就叫內容產業。」




(思索中)

人類歷史走到今日這般,該發現的、該發明的,八成都已經被找到。舊知識與新科技的大量整合與組合,將會是未來創新的重要過程。在這樣的一個時代裡,找出能跨領域的「連結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2012-10-27

「知識經濟的重點不在有沒有知識,而是在如何管理由知識所衍生而出的智慧財產權相關內容。」 - #米語錄




這是這幾年一直在學習的東西,一直想用簡單的一句話把它講完,最近因為智財權的許多案例,終於讓我茅塞頓開啊。

就像我們在十幾年前一直在談的經濟物理一般,許多類似的領域都是知識經濟的一員。

2012-10-07

「學習不是知不知道、懂不懂得、會不會做,而是願不願意跨出接觸的第一步。」 - #米語錄



在我學了一些"簡單"的事之後,才發現,原來那些對別人是很難的事。......
這時候我只能用以前的成語「觸類旁通」來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還是很多不會的,還是很多只會皮毛的,那些是以後的人生裡面要慢慢補滿的地方。學海真的無涯,再加上那顆求知若渴的怪腦袋,應該會讓最近出現的黑眼圈再黑上一陣子吧?

2012-10-06

我們生活在一個科學為重的世界,試著反思,如果這一切都以萬物皆有靈的精靈說來解釋,又會成為什麼樣的一個世界?



就我的觀察,各種宗教常利用「集體氛圍」的模式,來增強感染力,玩弄「同理心」,然後獲得「精神層面」上無限上綱地認同。

也常利用許多詭辯技巧,讓願意相信的人們相信:「總有那未知的未知。」,然後導入迴圈模式,使人篤信「什麼都是被安排好」的先天或後天宿命論。並且形塑一個虛無的出口,讓人們望著盼望尤如驢子追逐竿繩上蘿蔔,產生信仰的動力與自我解釋。

神鬼論和科學論...,無數的假說與論述,那些對我來說,只要可以解釋甚至解決一些問題的理論,都有存在的必要性,只是信與不信,那就看個人自己的選擇。

以有人感冒這件事為例。在醫學上可以說明人體遭病毒感染,正以自體免疫系統抵抗,產生拮抗相關症狀,醫生會針對舒緩症狀對症下藥,讓病人好過些;也可以用 神鬼說來解決,這依然是成立的。鬼魅說可以解釋是因為人體遭受外邪入侵,所以會產生一些不尋常的反應,法師會針對舒緩症狀施以法術,讓人們漸漸好轉。

無論是什麼樣的理論系統,在一定的條件範圍內,只要解決了問題,人們就會相信它是個可運作的系統。於是乎,就會產生信仰上的不同,你可以相信醫學、更可以相信法術,只要它們能解決你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問題。

我們生活在一個科學為重的世界,試著反思,如果這一切都以萬物皆有靈的精靈說來解釋,又會成為什麼樣的一個世界?」 - #米語錄 - 很長的 #米語錄 -

2012-08-19

「當你團隊的助力,而不是當你團隊的皇帝。」




一個各別自主性高的團隊,通常是因為時間壓力而造成的,例如:正在趕存檔的on節目團隊。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當紅的「海賊王」。

如果你喜成為海賊王 (或想擁有這樣的團隊),相信合作與相信夥伴,保持彈性並維持共識(不見得每個時期都相同、永遠不變),就是該努力去思考的事。

也正因為經歷過不同屬性的團隊組合,我更能體會想找出魯夫那樣夥伴那種殷切地期盼感覺。

2012-08-15

2012-08-10

「試試看,是學習的不二法門;做做看,是試試看的第一步。」- #米語錄



沒試哪來經驗?不是每件事都要老師教才可以叫學習...

「難道我應該說對不起,為了我跨到你們領域學習的這件事?」- #米語錄

「有些商圈,有人潮不見得馬上有錢潮,這些做法大多是無法立竿見影的,反而是需要其他滴水穿石的硬功夫,才能真的幫得上一些忙。」






沅陵街是婆婆媽媽最愛的皮鞋街,每年都有好幾次的市集活動,他們算是「城內」這個區域當中最活躍的一個商圈。重南書街面臨的問題,沅陵商圈願意提供自己的優勢來協助固然很棒,但實際上常態性的消費如果在書店街所在的這條重慶南路上逐漸消失,那一年幾次的消費活動是否能夠引出足夠的能量,讓重南書店街再次復甦,還有待觀察。

另外要很直接地提到台北市商業處,商業處這幾年在劉處長佳鈞的帶領下,做了許的商圈宣傳活動,成效也都讓市民看得見。但針對不同商圈之間的本質差別,我得老實說,商業處還沒有體會到其中的奧妙。每個商圈的體質不同,經營與活動的方式就會有所不同,過去透過公關或管顧公司標案承接,再進一步輔導商圈的案例中,一些業種偏向民生性質、多元樣貌與衝動性質的商圈,在操作上會比一些獨特商圈要來得簡易許多;但一些較為特色的商圈,如本篇主題「重南書店街」,另外還有八德商圈、佛具街、台北相機街、文昌傢俱街、南昌傢俱街...等等,這些單一品項、高價位、非衝動性購買商品為主的商圈,行銷活動固然可以激起一時的消費,但長期來說,對商圈內的店家並沒有實質的價值提升感,甚至還會出現多賣多賠的情況。針對不同商圈體質與需求,去量身訂做一些活動與行銷策略,這點或許是商業處未來在商圈活動案子當中,需要多多考量的部份。因為,有些商圈,有人潮不見得馬上有錢潮,這些做法大多是無法立竿見影的,反而是需要其他滴水穿石的硬功夫,才能真的幫得上一些忙。





2012-08-08

「無價有兩種。一種是珍貴崇高的無法待價而沽,另一種則是一點價值也沒有。」- #米語錄



佛印和蘇東坡出遊,因事爭執,蘇東坡提議互看彼此再說出對方像啥,佛印回應蘇東坡說他看起來「像是一尊佛。」,而蘇東坡則說他看佛印「像一沱牛屎。」,佛印愣了愣,還是以微笑以對。蘇東坡自認好不容易爭贏了佛印的道理,滿心歡喜。

蘇東坡一回到家便向蘇小妹炫耀他得了便宜,終於鬥嘴贏過了佛印。

不料小妹一番話讓蘇東坡恍然大悟:「佛印心中有佛,所以看哥哥像佛;可哥哥看佛印像牛屎,可見你心中有屎啊!」

看倌倒是說說,你看待所有關係人的心態,到底是佛印心呢?還是東坡心?

這一個「無價」的概念相似,在這兩人的思想中當下判立決。

「我想,我們都需要被陪伴,只是,往往得把那種寂寞深鎖,裝做若無其事。」- #米語錄

2012-07-26

「再簡單不過的事也要花時間、精神和力氣去完成。」- #米語錄

「商場就是玩『資訊不對稱』的一種大富翁遊戲。」- #米語錄



資訊越公開的消費市場場域,就越難利用資訊不對稱這點獲取大把利益,這也是網路時代帶來的一種特殊消費生活方式。若我們再不思考如何把這種商業劣勢轉換、升級成為自己的墊腳石或者優勢,極有可能會有許多產業面臨開越久賠越多的冏境。

「想學習簡單123、ABC步驟的人多,想瞭解背後原因的人少。這世界就是這樣運轉著。」- #米語錄



但是這幾年遇見越來越多連學習簡單123和ABC都不願意的人.......讓我很無言...

2012-07-16

2012-06-14

「看得到才拍得到,但不代表拍的照片裡面沒有我們沒看到的東西。」- #米語錄



拍照該問自己想拍的是什麼,而不是去問"老師"可不可以拍。特別現在數位相機、手機拍一張照花不到一塊錢,這樣子都還要吝嗇地去節省底片錢嗎?

2012-06-08

「開車的你,目的地大家認同就好,左轉右轉是你決定的,聽別人的幹麻?」 「坐車的你,目的地大家認同就好,左轉右轉是開車的人決定的,幹麻一定要使喚別人轉方向盤?」- #米語錄



只要在時限內到達地點,你能說開車的人錯嗎?

台灣這台車真的不大好開,每個人都張大著兩張嘴.......

所以我們要節能減碳,都用走的,乾脆把人類全毀了,除了外星人、殞石、黑洞、還是地球自爆...,之外就不會有人破壞地球了。

2012-06-06

「當所有人只想要別人提供解答的同時,請問到底還有誰可以提供問題的答案?」- #米語錄



網路的興起除了突破了地域與時間的限制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來自於「經驗分享」,當越來越多人只想從別人的經驗分享裡獲得東西、而自己卻不想分享任何經驗的同時,網路對這樣的人就算是已經死了。

我觀察到現在很多人連自己的磚都不想丟出來,就想要別人竭盡所能的指導與教授多年累積的經驗和知識,這樣子的狀況實在讓人反感。

「人,是互相的。」- #米語錄

2012-06-05

「對文字的想像,不見得代表事實的真相」- #米語錄


他有著高挺的鼻子、一對又大又迷朦的雙眼、加上那一抹淺淺的微笑.....


我只是想讓大家看看文字形容後「你的想像」和「真實的照片」之間.......................的差異比較









2012-06-04

「我們不想過的生活內容,不代表別人不想過。我們沒想過的生活內容,不代表別人沒想過!」- #米語錄

「歌和花一樣,載著許多意義,供予人們傳唱使用。」- #米語錄



「天無不散宴,在通訊方便的現代社會,距離看起來近了,可心越來越遠,人們躲在閃亮的螢幕面具下,藏了自己的長像,也藏了自己的真心。

每個人都曾是孩子,曾經都談過那些有些不切實際但簡單的夢想,有些人偶爾還牽著聯繫的線,有些人,在我們的世界裡不知道是否還有出場的時間。」- #米文字

2012-05-25

「沒有做之前,憑什麼先說做不到。」- #米語錄

「我們的時間感,隨著經驗的累積,一直相對的縮了水。 小時候上著不想聽的課,覺得四十分鐘要了命一般的長。 隨著年紀越來越長,一個小時就跟吃個冰一樣,不知不覺地不是吃下肚就是融光了。」- #米語錄


一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365。
十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3652。
二十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7305。
三十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10957。
四十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14610。
五十歲的時候,一天是我所有人生的1/18262,一年是我所有人生的1/50。

2012-05-19

「我們來這人世間,就像旅行一般,買了張無法退票的單程票,希望能夠善用老天透過父母賜給我還可用的五感去體驗這個花花世界,也好好地創造更多故事供與後人說。」- #米語錄


「遺世居」,是我大二的時候幫自己的一個小地方取的名字。那時候我正嚴格地面對自我,解構後重新建構、拆解後重新組合。

我一直都是想著出世的人,可是一直在幹些入世的事情。這和佛教的小乘與大乘有著異曲同功之妙。想出世還是入世,這些年讓我來回拉扯。

越入世,越和自己的性格互相矛盾。最近一直反省、一直反省,告訴自己應該把很多頂在肩上與頭上的事物給放下。

該與不該不再重要,在獨善其身與兼善天下間的平衡點,似乎還得繼續尋找。我想時候應該是到了,但我不知道我到底準備好了沒有,只能坦然面對即將來臨的種種。

來吧,我在這兒。
Come on! I am here.

「態度決定看事情的高度,而氣度決定了做事情的力度。」- #米語錄


「那個這麼簡單,誰都會啦,我也做得到。」

『那還不快去做?』

聽聞、知悉、瞭解、熟稔到游刃有餘,是天差地遠的。

就像我們知道月球就在地球外面一直繞,也有太空人踏上過,可我們短期內就是就沒辦法成為那個太空人呀!

---

「那麼簡單的道理,誰沒想過!」

『你沒聽到之前有想過嗎?』

2012-05-09

『因為真正做過事,知道做事那種有口難言的辛苦,所以我不想只當個「夢想家」,而是要當個「能盡力落實的夢想家」。』- #米語錄


以下是一人一信,給龍應台 (未來文化部部長) 「知道」:台灣需要(?)「攝影博物館」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3595267069642/


因為不想盲目鄉愿地支持下去,我個人選擇不參加這個活動,而或許這會讓許多人覺得我的不參加很刺眼,可這刺眼的動作背後,我想說的有很多,千言萬語,最重要的就是兩個字「落實」,而如何「落實」,才是真正考驗所有夢想家,每天早晨睜開雙眼後要面對的殘酷現實。

以下是我在這活動裡的回應,做個紀錄。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進去看看到底對話內容是什麼。


這是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3595267069642/declines/

===

沒有放棄成立攝博館的期望

而是已經這麼久的籌備... 一定有許多可以改善的地方

而不是一直大喊... 但是沒有 5W1H
沒有可行的做法

有了博物館之後,該如何讓他開得長久,這才是重點吧?

我們不是沒有過... 而是沒辦法長久才會因為某些原因熄燈吧?!

星期一21:30

===

重點「是否應該想想當中到底有哪些地方需要改進和修正?」
星期一21:30

===

成立攝博館不是一人一信就可以的成立的,更特別是已經經過這麼多年的作為之後。

所以我不參加一人一信...
星期一21:31

===


Felix Lee 教授,張蒼松前輩的努力相信大家都看得見,其中重點也在【希望工程】。既然是工程,相信已經多方提出過「藍圖」,但這藍圖的可行性與延續性呢?有沒有考慮過?

===

另外施云導演的熱心與精神上的支持,是一件好事,但「我們需要攝影博物館,但攝影博物館要面對現實。」也就是說,我們大家都得面對現實上要解決的問題,而不是一昧地丟給「政府」這個虛集合。

===

攝博館的催生與籌備處的成立,相信在這裡看文章的大多數朋友都有參與、或多或少、出錢出力。大家都有個共同夢想,「成立一個有做有為的攝影博物館」。

但是經過這幾年的互動與觀察下來,似乎從來沒有好好規劃「經營」與「管理」方面的事務,就算有,或許是資源有限而落實得不夠完整吧?

口口聲聲喊著「這是全民的資產」、「台灣需要一個攝影博物館」,反過來想想,你想的、他想的、我想的,這些裡面到底有多少交集?曾經有公聽?或者討論?抑或是研討?印象中沒有。或許又是因為我資訊能力太弱,所以一點消息也聽不到。

攝博館的地點,一路上其實都有熱心的人士願意相助,無論結果成不成,華山、台北光圈、北投、相機街、...,有著許許多多人們的幫忙與奔走,

好不容易在忠泰提供出簡易的場館空間後,也辦了許多的展覽與活動,預備館 (籌備處) 也在這個場館待上了超過兩年的時間。

為什麼兩年後,忠泰預被收回場館?而無法繼續提供空間贊助呢?一定有一些正當的、禮貌上的原因。反思看看、詢問看看,到底真象的可能性有哪些呢?

「我們需要攝影博物館」,是的!我們需要。『我們看見攝影博物館成立並運作』,這也是事實。在「攝影博物館」快要成為『曾經』成立過的當下,再努力於【一人一信】告訴未來文化局這句【我們需要】。試問,說服力的強勢點在哪?只因為「是全民的資產」?還是「我們需要」?

===

我們需要之外,還有我們要做什麼,還有我們應該怎麼做,跟我們要如何真正落實。

成立個場館本身不易,但眼光放遠,經營和維護個場館那才是真正的硬功夫啊!在「攝影博物館預備館」準備熄燈的當下,試問,這些,我們準備好了沒?

2012-05-04

「知識的彼岸,要走過兩個橫躺著的0。」- #米語錄

「在每天不同領域內資訊洪流的刺激與灌溉下,我只能選擇努力把它們給吸收消化,不然我就會被它們給淹死。」- #米語錄


有許多動畫卡通的橋段如下,主角掉到大池塘裡溺水,結果他喝光所有水而得救,或許許多人都笑著指責這種荒謬性。

但在這個知識爆炸、碎片亂飛的時代裡,我們每天接觸的資訊,讓我覺得就是在訊息池塘裡被包圍著,如果不奮力地喝光所有的資訊,轉化成知識與智慧,那就會在這道資訊洪流裡被淹沒、失去繼續創造的能力。我很怕這樣,所以每天都要有莫明其妙的能量來源支撐著精神力,哪天我拒絕學習、而不是玩笑話時,應該是已經有被資訊流溺死的絕心了,不然,就是我已經找到了上岸的方法了。

但是,正如我下句從國中就愛講的數學文字,要上岸?找得到先吧!

「知識的彼岸,要走過兩個橫躺著的0。」- #米語錄

「取之於社會、回饋於社會,這是天經地義的事。獲利的同時,也要照顧到讓你獲利的人們的健康!」- #米語錄

2012-04-22

「國際化是戰略方向,而在地化是戰術方針。」- #米語錄


傾盆大雨之於中華文化,對比雨下得就像下貓下狗 (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 之於印歐語系文化。

對相同的概念有著不同的抽象思維與具象形容,這就是文化差異好玩之處。任何體係要做到國際化的佈局,走出去是一個動作,接下來應該要做的是在地化 (當地化) 的內容與規劃,這件事人類已經做了千百年的時間,也應該要繼續做下去。

HSBC的廣告詞「環球金融、地方智慧」,口號打得很美,可是事實上底下的規劃與執事者,並沒有做到地方智慧的部份,這也就是西方邏輯的HSBC系統,為何在東方灑了這麼多的行銷資源還沒辦法箭步如飛地發展。主因就是「HSBC,只把地方智慧當成廣告詞!而不是戰術必達的內容。」

2012-02-17

2012-02-03

「流程不重要?那我問問,大便後擦屁股,和擦屁股後大便,兩者結果對你來說是一樣的嗎?」- #米語錄

「就算規劃得再細緻,只要執行及相關人員無心於此,該配合的不配合,就不可能將規劃內容的威力發揮出來,更不可能叫規劃者以一己之力成就眾人之事,想得美!」- #米語錄

「戰略與戰術的本質與分野,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不懂得孰為戰略、孰為戰術的規劃者,大多時候只會落得白忙一場的窘境;亦無法以不同高度的視野與觀點向外對話。」- #米語錄

「整合行銷策略的擬定,不止於紙上談兵與理論學習,要有實務與跨領域的知識與經驗,才有辦法看得比較遠。」- #米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