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小小鼓勵,是我的莫大榮幸

2012-12-06

「勿製造單純對立,要不打不相識,要共同面對未來所要面對的直接問題。」




無論哪一方都只是把自己有利的部份拿出來,如果還不能認清這個事實,只因為身份和情感上的認同,就跳出來相挺。那麼真象永遠不會浮現,更而會發生的就是一再的模糊焦點。

讓主要議題會到主要議題的場上,我要再次強調,有激情的標語與詞句,背後真的需要有長遠並理性的論述。

過去的前輩在風雨飄搖的時代,不斷衝撞;到了我們這個年代,就我自己的經驗,頂多是被警察逮捕進警局聊聊,確認沒有危險就將我們請出來。現場被警察推擠的時候,我們當然會喊警察推人,在這個年代,用不暴力的方式表達意見,警方也不會以暴力的方式相待。他們也是身在這個職業不得不出勤,沒有人願意造成不理性的傷害,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的,沒有什麼不同。

我必需承認,當我們在街頭上舉牌吶喊,當我們頭上綁著頭巾,當我們第一線和警察面對面的時候。那種自然而發的激情,會讓講話大聲,會讓動作變大,但我們不希望也不會和警方彼此傷害。每個場合都有一條無形的線,

我們跨過那道線時,就會被警察朋友抬出來或抬到警車上送到最近的派出所聊聊天。

我們現在不用面對槍砲、不用面對坦克、更不用面對可怕的官越大我越怕那種已經不存在的恐佈。當我們可以在路邊笑著馬總統是bombler的同時,我們已經少了許多必需的衝撞,少了許多該害怕被關進黑牢的實況。

也就因為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世道下,在體制外的抗議與表達時,我們要更為理性、對自己的訴求與論述更為認真。千萬別要流於單純對抗、單純反對、不願溝通的窘境。

政府的體制還是很糟、很糜爛,我們可以從體制外抗議表達聲音,我們現在更有機會可以從體制內去改變這個現況。

如果看不下去,請不要再用單純反對的方式,我們可不可以想辦法提出可行的方案,然後說服身旁的人支持,說服當權者接受呢?當然,先有可行方案,後面的說服是街頭、是在桌上、是在國會殿堂裡,那就要視情況來選擇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你覺得呢?

還有這些可以看

喜歡嗎?別忘了給我一個好棒棒的讚或+1哦